拉莫尼城堡干红葡萄酒评测

2017-11-08烟悦网烟悦网

干了这瓶“豆腐脑”——拉莫尼城堡干红

常言道:“民以食为天!”

关于吃这件事儿可是半点儿都马虎不得。当年那场豆腐脑的甜咸之战,两天内就搞得南北差点“划江而治”,网友纷纷表示“咸豆腐脑兹事体大,仗义死节正在今日”“豆花是咸是甜关系到天地人伦国之纲常,焉有妥协之理?”  

这种甜咸两种口味“划江而治”的情况不仅中国有,法国也有;不仅是豆花,红酒亦如是。大名鼎鼎的波尔多产区就依着吉隆河被分为左右两岸,二者之间不仅风土有着差异,种植的葡萄品种、酒庄的风格也大不相同,产出的红酒自然风格迥异,称得上是波尔多的“豆花甜咸之争。”


波尔多左岸的“咸豆腐脑”我们之前喝过了不少,这次便特地找来了一瓶右岸的“甜豆腐脑”来尝一尝。

瓶身上有着pomerol的字样,乍一看像是来自右岸最牛B的产区之一的波美侯产区。不过可惜的是,他其实来自lalande-de-pomerol,是波美侯隔壁的老王。相比动辄数百欧元,顶级庄甚至上千欧元的波美侯,作为隔壁老王的拉兰德就要实惠很多了。

因为靠的近,这两家的孩子长得差不多,都是梅洛和品丽珠。他们的酿酒风格也相近,都是波尔多右岸的柔美风格。但作为卫星产区的拉兰德算是典型的高性价比葡萄酒,想体验波美侯风味,但又不愿意花几千大洋的时候,拉兰德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说了这么多产区的事,还是先来尝尝这瓶低价高配酒的味道如何吧!

       

开瓶!

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红色水果香气。

草莓、红李子、覆盆子……中间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草本气息,除此之外还有着橡木桶熟化带来的烤面包味和咖啡味,闻起来相当甜美。

将这瓶甜美的红酒倒进醒酒器静置,拿起满是余香的酒瓶开始把玩。酒标下方一个圆形标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这个金色的标志代表着2012年布鲁塞尔国际烈酒大赛的金奖。这个比赛是是国际三大酒类赛事之一,有“酒中奥斯卡”的美誉。

获奖酒款需要经过顶级侍酒师、国际买手、各大酒庄庄主、酿酒师、酒评师等老饕们的反复检验,含金量相当之高。


经过了二十几分钟的释放,开始尝试这瓶获得了金奖的红酒。入口的第一瞬间可以用“令人惊艳”这个词来形容。酒体适中的深宝石红酒液有种“古典”的感觉。

风味细致而优雅,单宁强度中等偏上,但却如一匹丝绸那般顺滑,口腔中仍旧是那股迷人的果香和橡木气息。

饱满易饮的酒液稍不注意就滑进了喉咙,口中挥之不去的收敛紧致生津感让我恍然大悟,这款酒的单宁和酸度都不低,甚至中等偏上。但二者间极为微妙的平衡感让人忽略了它们的存在,在酒液入喉之后方才察觉它的真面目。

这款酒是一位笑不露齿的贵族名媛,从不会大喇喇地将自己的优秀挂在嘴边上。既不妙语连珠也不口吐莲花,但言谈间露出的气息中含着满满的书卷气和良好的修养。

这些骨子里的东西终是骗不了人的,就像这款酒一样。虽未能来一场天雷勾动地火般的一见钟情,但仍会深陷于那温润的气质和优雅的谈吐所编织的笑容里……

当我从尾韵中挣扎出来后,这位名媛露出了自己真正的性格。绵长的余味和柔婉的性格掩盖不了她坚强的内心,这款柔美温顺的口感下有着坚实的结构和骨架,它并不是一味的逆来顺受,有着足够支撑起自己的强大内在,宛如一张柔美面孔上坚定的眼眸,与之对视,熠熠生辉。


轻嗅着杯中残留的巧克力香气,我仍在回味着这款令人迷醉的红酒。

作为波尔多左岸“咸豆腐脑”的忠实拥趸,这款来自右岸的“甜豆腐脑”竟然令我爱不释手。虽然不是我最喜爱的强劲风格,结构感也没有以赤霞珠为主的左岸那样强势,但绝不孱弱。再搭配上复杂的香气和柔美顺滑的口感,我仿佛看到一位来自右岸的贵族名媛正对你莞尔一笑,手里还端着一碗豆腐脑。嗯,没毛病!